太平洋新司令:中国无法遏制 只能武力解决

尊龙在线娱乐

2018-10-04

4月24日上午,美国国会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宣布,由美国海军、国防部长、总统逐级提名的菲利普·戴维森海军上将,获准取代任职期满的哈里·哈里斯出任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

太平洋司令部是美军最早成立,也是目前规模最大、责任区最广的联合作战战区司令部,下辖官兵30万人,约占美国现役军人总数的20%。 其辖区涵盖从美国西海岸以西到印度西部边界、从南极到北极地球表面一半左右的地区。

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是辖区内美军最高军事长官,此项任命关系重大引人注目。 拥有综合任职经历从职业经历看,戴维森是一名优秀的海军作战指挥官,曾获得海军杰出服务勋章、国防高级服务勋章,因高度的责任心和务实精神得到美军高层的高度信任。 他生于1960年,1982年毕业于美国印第安纳州安纳波利斯美军初级指挥院校美国海军学院。 此后,戴维森曾担任过护卫舰、驱逐舰、巡洋舰舰长,指挥过第五舰队所辖艾森豪威尔号航母战斗群,还曾担任美军第六舰队司令。 在被提拔为将军之后,戴维森被安排到欧洲北约司令部任职,后曾在华盛顿美军联合参谋部任战略规划政策副主任,还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担任过高级军事顾问。 从2014年12月起,戴维森担任美国海军舰队司令部司令。

由此可见,戴维森具有综合性任职经历。

在从1982年军校毕业至今的36年美国海军服务生涯中,得益于美军3~4年一次岗位轮换的制度安排,确保他经历了10个以上的岗位训练:有实战经验,有前方部队和总部以及海军不同舰队的多个舰种的任职经历,还有指挥航母编队、海军舰队和舰队司令部这样高层级指挥岗位的任职经历。 在讨论戴维森是否适应太平洋司令部司令职位的过程中,有人质疑他在太平洋地区的任职经历有限,但在导致美军太平洋舰队司令斯威夫特辞职退休、下属第七舰队司令奥库安被撤职的发生在该地区一系列事故的调查中,戴维森担任调查组负责人,他根据事实作出了相关事故属于责任事故的结论。 这一调查使他提前熟悉了太平洋司令部所属部队的情况和问题,为他的下一步任职打下了基础。

作风务实谨慎现代战争要求军事指挥员不仅要具有丰富的履历和各级部队作战、训练经验,而且还要具有较高的理论素养,戴维森在这些方面均有不俗表现。 美国政府最新的《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报告,分别把中国和俄罗斯列为战略竞争对手和比国际恐怖主义更大的对美国国家安全的挑战,这样定位和表述的依据是什么?其中的一个重要来源就是美国精英阶层以及美军高层领导人的思想和认知,戴维森就是从美国海军视角,最早提出中国和俄罗斯是两大竞争对手的人。 与此同时,戴维森还是将中国作为主要作战对手的海空一体战理论的最早倡导者之一。 这一作战理论提出,随着中国反卫星能力、网络战能力、反舰弹道导弹、潜艇和先进作战飞机的发展,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对美国空、海军最严重的反进入/区域拒止挑战,鉴于解放军军事发展势头强劲,美军必须增强紧迫感。 分布式杀伤理论是美国海军作战理论的最新发展之一,其核心思想是以隐蔽、分散、灵活的作战方式应对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通过部署大量具有强大进攻能力和可对对手水面、空中或海岸设施造成威胁的水面舰船,使对手无法选择性地将传感器和火力聚焦于少数大型舰艇,迫使对手分散其探测和火力资源,从而突破反介入/区域拒止。

戴维森是分布式杀伤战术思想在美国海军的大力提倡者。

在4月17日的国会听证会上,戴维森表示:由于中国在西太平洋地区军力的上升,若美军未来在这一地区与中国开战,并无获胜把握。 中国正在获取最尖端的武器系统,包括美国不具备防御手段的超音速导弹。

美军今后将进一步陷入危险状态。 戴维森的这一表示,与其前任哈里·哈里斯所谓今晚开战即可取胜的论调大相径庭。 对比哈里斯的高调好战,戴维森的务实风格显而易见。

在台湾问题上,戴维森认为,美国应帮助台湾着重解决传统及不对称军力的适当平衡问题,以及在应对中国大陆时面对的困境与挑战。

在答复共和党籍参议员科顿有关对台军售的问题时,戴维森说:《与台湾关系法》有这个要求,我们应该要有定期军售,帮助台湾建立可信的防卫。 戴维森的以上答辩内容虽未突破美国现有台海政策,但实际上构成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 面对难以完成的任务在4月17日国会听证会后,戴维森意犹未尽地给国会追加了一份书面证词。

他提出,在过去的5年里,中国新式科技武器犹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中国的继续强大会逐渐动摇美国在亚太的主导地位。 戴维森忧心忡忡地表示,美军发展高超音速、网络空间战和空天武器是必须的,不仅因为这对于美国赢得未来战争至关重要,更重要的是美国已经在这些方面开始落后于中国。 戴维森认为,现在单凭威慑已经无法遏制中国,只有武力可以解决这一难题;如若再不动手,随着中国的不断强大,美军将永远不会再有机会。 戴维森的这一表态反映出的无疑是对抗思维。

与此同时,把情况估计得严重一点,也有利于他上任后向有关方面提出资源要求。

军事是政治的继续,综合分析戴维森已经公开的言论和表态,笔者认为戴维森会是一个严格按照政治领导人所拟定的剧本出演的中规中矩的主演,不会像其前任哈里斯那样超越剧本强行加戏或者抢戏。

当前在美国国内,共和党民主党的政治精英都对中国的崛起产生了越来越严重的焦虑:担心崛起的中国会从根本上挑战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 这种零和博弈的对抗思维占据主导地位,自然会影响美国政府和军方的亚太政策。 但无情的事实是,美国的财政和经济已经难以支撑庞大的军事机器。

美军2019财年军费已经达到创纪录的7160亿美元,是排在其后的9个国家军费的总和。

但是,仍然显得捉襟见肘美国陆军只能对部分服役已达60年的M113装甲车升级,不能进行新车型的研制。

美国空军宣称因缺钱,只能将达到近2万小时极限的F-15战机继续用到2040年。

按目前情况发展,特朗普的美国海军350艘军舰的造舰计划基本没有实现的可能。 戴维森曾负责太平洋舰队接连发生事故的原因的调查,其中有官兵责任问题,但更重要的是相关舰艇超额度出勤,过度疲劳才导致事故频发。 中国有句俗话叫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美国也有句话叫做打不过它,就加入它。 习近平主席早就说过: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个大国。

我们反复申明,中国没有与美国对抗的意愿,也没有取代美国全球霸主地位的想法。

一个真正自信的大国和一支真正强大的军队,应该具有包容、开放的心态。

如果以合作取代对抗,政治领导人制定一个难度小一些的剧本交给军事执行者,那么,无论是中美政治军事关系,还是戴维森的履职,都将迎来柳暗花明的前景。